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慎坤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日志

 
 
关于我

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微信公众号:cskun1989,qq:1627171948@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真正的选票究竟长什么样?  

2011-11-12 08:2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本周二在静悄悄的举行基层人大代表选举,说静悄悄,就是说没有看到大张旗鼓的宣传声势,也没看到什么候选人站在街头或社区发表竞选言论,无非是有组织的安排一些人给早就被钦定好的候选人投上一票,至于候选人长什么样干什么事一概不知,而在北京乃至中国,有数以亿计的中国公民连选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无论是身边的同事朋友,甚至是关心政治的京城出租车司机,都没几个人见过真正的选票长什么样。

当然报纸电视还是津津乐道的在报道各路人马参加选举的新闻,连退休近十年的江总也托人在北京市西城区中南海选区怀仁堂投票站投票,对于领导人来说,这种选举很神圣也很有意义。然而北京街头关注选举的人真的不多,出租车司机显然更热衷于谈论近日京城官员受贿被审的话题,对普通老百姓来说,一个贪官被抓远比走过场式的选举更有意义。

今年,中国公民对选举的关切,可能始自有名的足球评论员李承鹏的喧哗,在夏天的时候,这位“大眼”帅哥在回答“为什么要参选人大代表”的提问时,李承鹏回应称:至少,我们可以让大家有生以来第一次亲眼看到,真的中国选票长得什么样子?我常听到很多人说自己是中国人,可你又凭什么来证明自己是中国人呢?

事实上,只有选票才能证明你是真正的中国人,你平生第一次可以填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字样,而在其余时间,李刚来了,你就是屁民,城管来了,你就是刁民,三峡来了你则是移民……。好在中国还不是索马里,暂时还不至于沦为难民。

李承鹏针对官媒《环球时报》的社论也著文回击,《环球时报》的社论说,要警惕有些人利用独立参选身份,来加剧社会的不安情绪,与政府搞对抗。李承鹏坦承这种观点我真的不敢恭维。我大致看了看其他那些独立参选人的公开提议,如果就连什么菜市场、阳光校车,以及垃圾处理和小区停车位这些婆婆妈妈的提议,都被视为“对抗”的话,我只能告诉你们,其实,没有那么多的人真想对抗,那些有点反叛精神的人,也只是为了更好地讨生活而已。

我要对《环球时报》说的是,你们可以为党国站岗放哨,但千万不要从早晨起床开始,放眼望去,周围全是假想敌,就连晚上做梦跌落到草原上,也以为遍地都是虎豹豺狼呢!或许是因为你们的基因中充满着对抗,必须找人来打压才有活下去的勇气,也才能证明地心引力的存在。如此看来,你们根本不应该叫作《环球时报》,而应该叫《铅球时报》。

我们在电视上或报纸上也见识过人家的选举,候选人的辩才和激情,也会与选民频频互动,相比较中国的选举差异太大,中国的选举,所有的候选人不是选举出来的,而是通过协商研究决定的。因而类似于李承鹏这样想回报选民的独立候选人,既无政党背景,也无企业或机构背景,自然不能成为正式候选人。他们只能通过“另选他人”的方式继续参选,意思是选票上会有“另选他人”一栏,选民可任意填上任何人的名字。

更有趣的是,中国的选举法回避竞选概念,也不鼓励竞选,候选人跟选民见面从“可以”见面改为“应该”见面虽是一种进步,但又规定必须在选举委员会的安排下见面,将选举的竞争性减小,使得所谓“独立参选人”没有宣传自已的可能,而选民也无法了解认识这些“独立参选人”。

各级政府的官员也不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而是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各级人大代表往往是由政党和机构提名,再由这些人大代表名义上投票选举政府官员,基层人大代表的直选因此成了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唯一管道。

但这唯一管道的选举仍是形式大于内容,对比台湾嘉年华式的总统和立委选举,更是形成强烈反差。难怪台湾《联合报》黑白集的文章要说,两岸的阻隔不在海峡之深,而在民主差异之大。

  评论这张
 
阅读(259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