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慎坤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日志

 
 
关于我

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微信公众号:cskun1989,qq:1627171948@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新兴网络能否倒逼传统媒体改革?  

2011-07-27 07:3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23日20时许,温州境内,D301次列车与同向行驶的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火车车厢从高架桥上直插地面,造成惨重伤亡。事发当天四大官方媒体包括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的头版头条新闻都是晋升上将军衔仪式,相比较日本的四份报纸头条惊人的一致,都是高速动车追尾惨案。

据路透社报导,7-23高铁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中宣部在事发第二天对境内媒体发出指示,限制对这场灾难的报导。

中宣部要求媒体以“大灾面前有大爱”为主题报导此事,“不质疑,不展开,不联想”。中宣部还要求媒体不要调查事故原因,并提醒记者报导此事应以官方信息发布为准。路透社说,中国官方媒体记者证实确有这项指令。知情者网络上披露24日上午中宣部给央媒下达的追加指示:“对温州事故报导的最新要求:1、死伤数字以权威部门发布为准;2、报导频度不要太密;3、要多报导感人事迹,如义务献血和出租车司机不收钱等等;4、对事故原因不要挖掘,以权威部门的发布为准;5、不要做反思和评论。

而在官方媒体无视灾难之时,千万网民在微博上等待和分享温州的消息,很多人一夜无眠。门户网站纷纷开通微博寻亲专栏,公布医院救治名单。微博听众443万的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直至当天深夜2时18分,连发36条微博,报告浙江省组织救援的情况,赞扬温州“的哥的姐”免费送客人到医院献血。并通过微博转发议论:“这么大的事故,怎能归咎于天气和技术性因素?又该谁来埋单?铁道部门应痛定思痛,从中汲取深刻教训:铁路再提速,也要安全第一!生命伤不起啊!”

远在新疆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吕焕斌的认证微博得出结论:仅以此事件最初的6小时观察,以传统电视媒体对比微博这种新媒体来看(电视很努力了),电视还是完败。无论是时效、更新速度、社会动员还是各种功能,新媒体打败了传统媒体,自媒体打败了公众媒体。

武汉大学传播学教授沈阳在微博点评:博友和传统媒体最早报道隔40分钟,提示微博原生态报道的“黄金1小时”优势;微博是“网络人民大会堂”,关注角度丰富,从救援情况、寻人、民众的高尚,到事故真相、历史旧账、问责等,“到了用网络倒逼改革的时候了”。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在一篇“人民网评”中警告说:在诸多社会热点问题上,网络舆论“愈战愈勇”,搅动社会人心;而一些官方媒体屡屡“失明”、“失语”,容易陷入新的一轮思想僵滞。“自为”的民间舆论场,时现乱象,网上谣言满天飞,哀伤太多,戾气太重;“自律”的官方舆论场,则常常趋于自我边缘化,而政府的公信力持续流失而致贫血。

著名时评人童大焕最早发出的一条微博,很快便出现在《纽约时报》头版:“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人都不被‘时代’抛下,每一个人都顺利平安地抵达终点。”

台湾演员伊能静对此发表评论:法国飞机失事,残骸数年没有清理,即使是一小片残骸也会查清楚如何断裂、切割面怎么形成,瞬间的撞击力、撞击距离等等细节,并用电脑模拟还原失事现场,以防止下一次悲剧发生。

网民“石扉客”叹息:“网民们的彻夜不眠,温州人民的血浓于水,这些热血和关切,这些悲哀和愤怒,无法触动他们分毫,连起码的谦卑姿态都不会做出来……”网友张宏杰诚挚希望,这些所谓主流媒体不能是一架“与民众,与世界,失去了对话能力甚至是理解能力的机器,你的悲伤和忧虑它听不懂”。

网民也强烈质疑善后处理方式,包括救援不力、草菅人命、瞒报死亡人数、掩盖事故的真相。上海铁路局局长被免,换上的却是当年胶济铁路两车碰撞死了70多人,伤了400多人被免职的安路生。当年的局长安路生毫发未损,调至铁道部当高官,如今又从铁道部调任上海铁路局当局长,腐败透顶的铁路系统。

“公布死亡名单,让我们看到真相。”在搜狐社区,有人发出“人命关天,请尊重生命”的呼吁,在搜狐星空评论,网友总结了12个提问,请铁道部必须回答。

在此次事故中,杨峰痛失四名亲人,包括其岳母、怀孕七个月的太太、太太家姐和太太家姐的儿子。

据东方日报报导,“鞠个躬能代表(解决)问题吗?我们家属要的是活生生的人,要的是第一时间的营救,而不是你的这种秀!”杨峰声嘶力竭讲述,事故发生后,他当晚就由绍兴赶往现场,他进入事故现场时,却遇到执法人员强烈阻拦,结果他“扒艇、渡河”,一个半小时后才直达事发地点,抵达时竟发现大概有两百多名武警排成队伍,在等待领导的讲话、指示,并无全力救援,他说:“事故现场在干什么,没有营救,在做秀。”

人人网网友栾天的日志:一天的志愿者下来,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截至今天下午,死亡人数远远超过官方数字。温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十六楼ICU特护病房内,伤亡严重危及生命者,断肢者,我都无法言语。下午十四时,温州市殡遗馆,上百家属情绪激动。只因很多遗体未经允许直接火化,这就是是他娘的真相。

现在从普通民众到行业专家,对这一事故的发生都备感疑惑。一起“不可能”发生的事故何以发生?行车安全系统为何失效?列车调度管理是否到位?在“黑匣子”已经找到的情况下,有关部门应该尽快调查原因,负责任地给出事故真相,不掩盖、不诿过,并据此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这是获取公众谅解和信任的基础。

网络尽管在这些突发性事件中走在了媒体的前面,但要倒逼传统媒体改革还看不到希望。尽管社科院的报告说,2010年是中国新媒体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一年,网民数年底达到4.57亿,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人成为网民。虽然网民发展很快,真正可以自由表达看法的却为数不多。

特别是微博发展更快,民众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批评地方政府的某些政策和腐败现象,但如果涉及到更高的层面以及一些敏感话题,同样会受到严厉审查。

中国社科院发表的一份报告说,2010年底中国共有191万个网站,比2009年底的323万少了41%。海量的网站被关停凸显新兴网络脆弱的一面,也提醒我们,对新兴网络的未来不必过度乐观。


 

  评论这张
 
阅读(218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