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慎坤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日志

 
 
关于我

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微信公众号:cskun1989,qq:1627171948@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致命禽流感病毒究竟来自何方?   

2013-04-02 07:4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1月份以来,上海市黄浦江上游的松江横潦泾发现大量的死猪,当地已在江中捞起过上万头死猪。在外界尚在探讨死猪对上海人生活的影响时,又有消息传出两名上海人感染H7N9致命病毒死亡。有人怀疑该H7N9致命病毒是否与死猪有关,而一名浙江嘉兴老板则自曝死猪利益链条,称早前大批死猪都被贩卖至上海,不知多少上海人吃过死猪肉。

上海、安徽相继发现3人感染H7N9禽流感,其中两名上海患者死亡,1名安徽患者病情危重。此次出现的H7N9禽流感病毒,是全球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既往仅在禽间发现。

事件发生后,上海官方一再强调,禽流感病毒与黄浦江上的死猪没有任何关系,上海的饮用水仍然是安全的,市民可以放心饮用。根据农业部兽医局和上海市农委的要求,上海市动物疾控中心昨天对近期打捞上来的黄浦江上游漂浮死猪抽检的34份留存样品,进行了禽流感通用引物检测,未发现禽流感病毒。

据上海市疾控中心调查,上海患者李姓父子3人基本没有活禽的接触史,也没有外出史,是在小区居住的退休者。另外一名感染者27岁的吴某是今年一月从江苏到上海闵行一家菜市场,从事猪肉销售工作。虽然菜市场也有禽类销售,但吴某并没有直接接触到,吴某的摊位距禽类摊位至少有20米左右。据吴某家属介绍,吴某也很少到禽类摊位,跟禽类接触。但院方对吴某的肝功能检测发现,吴某有小三阳的肝功能异常情况。

中国疾控中心随即发布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知识问答》,称目前尚未证实H7N9禽流感病毒具有人传人的能力。因仅在局部地区发现少数病例,病例的密切接触者经医学观察未发现续发病例。根据目前有限证据推测,公众感染该病毒的风险较低。不过,中疾控认为,对该病毒及其所致疾病的研究资料十分有限,尚无法对该病毒的毒力和人际传播的能力做出准确判断。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表示,过去内地出现的人类感染禽流感类型,主要属于H5类别。“这次传染给人类是属于比较特殊的情况,很可能显示出这个品种的禽流感病毒在相关地方已出现流行病学上的转变。”

至于是否与上海黄浦江出现大批的死猪有关,何栢良表示没有足够的证据基础评论两者是否有关系,但鉴于上海27岁死亡男子是一名猪肉商贩,内地的相关部门有必要采集死猪的样本,化验是否存在禽流感病毒。

4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TimothyO'Leary)博士在京发布H7N9禽流感相关信息,表示世卫组织会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蓝睿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排除病源来自于猪等其他动物。蓝睿明表示,据世卫组织所知,目前的3例患者其间没有任何关联,“对于他们的研究和治疗也都是单独进行的,实验室的研究需要非常仔细,3例患者是否相关,目前还没有结论。”

上海的一位死亡患者是猪肉商贩,平时与猪肉的接触远多于常人。在南京参与会诊安徽H7N9禽流感病患的专家表示,安徽患者韩某也曾接触过禽类和猪。当被问及H7N9是否可能与接触非检验检疫合格死猪有关时,蓝睿明说,按照以往的经验,大部分病源来自于鸟禽类,但不排除与猪等其它动物有关的可能。

“上海的案例值得研究,但目前没有证据直接表明。”蓝睿明说,目前正在进行大量的研究,包括调查患者曾接触过哪些人、哪些动物,调查一切可能的病源。

十年前,中国人曾经历过同样来自不明的致命病毒折腾,一直到今天,国内和国外对病毒的命名都还不一致,中国官方称之为“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简称“非典”。世界卫生组织则定名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表示为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mdrome,简称SARS,读音为“杀是”、“杀死”、“萨死”、“萨丝”、“萨斯”、“沙斯”……。中国的医学界对“非典型肺炎”的定义是“指支原体、衣原体、军团菌、立克次体、病毒以及其他一些不明微生物引起的肺炎”,“传染性”主要以近距离空气飞沫和密切接触传播为主。疫病重点在“肺”。而“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重点是“呼吸道”,呼吸道包括鼻腔、咽、喉、气管、支气管、细支气管、肺等。呼吸道是统称,肺是专称。SARS也被解释成为新种冠状病毒引发的非典型肺炎。

不可否认的是,十年前的“非典型肺炎”给世界留下了深刻的“非典型记忆”,十年来,人们对于大规模扩散性疾病的恐惧仍然有增无减。“H7N9禽流感在靠近。十年前,抗击萨斯学到的教训是:最大的敌人不是病毒,而是掩盖真相;最好的医药不是类固醇,而是透明和信任。”中国央视评论员杨宇在微博上说。“不管H7N9是什么,现在,考验过去十年中国社会进步的时刻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838)| 评论(1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