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慎坤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日志

 
 
关于我

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微信公众号:cskun1989,qq:1627171948@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谁来为规模庞大的地方债买单?   

2016-11-16 07:0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来为规模庞大的地方债买单? - 蔡慎坤 - 蔡慎坤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对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作出总体部署和系统安排。《预案》明确,省级政府对本地区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负总责,省以下地方各级政府按照属地原则各负其责。一旦发生Ⅳ级(一般)以上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事件,将适时启动债务风险责任追究机制,要求地方政府依法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行政问责;银监部门对银行业金融机构相关责任人员依法追责。

早在2014年10月2日,中央政府就发布过《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提出建立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预警机制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谁举债谁负责,强调地方政府偿债之“责”,明确地方政府对其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政府对地方债务实行不救助的原则。

这意味着,中央政府早已意识到地方债务的高风险,过去十多年,地方政府从银行、债市和影子贷款机构借了数量庞大的债务,用于没有回报或没有收益的重大项目或各种形象工程。地方债之前几乎全都由中央政府代为发行,2014年才批准少数几个省市进行自行发债试点,当年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直接发债的限额仅为700亿元。2016年,经全国人大批准,新增中央政府债务限额1.4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限额1.18万亿元。

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为16万亿元。债务率(即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综合财力的比率)为89.2%,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线。目前国际上通常以负债率100%作为警戒线,在中央“不兜底”的情况下,负债率超过100%的省份可能会面临较大偿债压力。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11月4日表示,目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地方国有企业(包括融资平台公司)举借的债务依法不属于政府债务,应由相关国有企业负责偿还,地方政府不承担偿还责任,地方政府作为出资人的,则在其出资范围内承担有限责任。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轻描淡写的口吻,并不能掩饰规模庞大的债务危机,无论是中央政府债务规模还是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如同滚雪球一样,己经越来越膨胀越来越危险!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指出:过去一年中国增加的债务比欧美日加起来还要高出1/4(中国过去1年债务增加4.5万亿美元,美欧日债务增加3.6万亿美元),麦肯锡2014年末计算中国债务规模高达28.2万亿美元,如果加上2015年的话,中国债务规模已经超过200万亿元人民币!

这些年地方政府靠“土地财神”过惯了肆意挥霍的好日子,尽管中央一再要求地方政府将销售土地的收入,重点用于改善民生和偿还政府债务,用于保障房建设、教育投入等等。但地方政府的土地获利,更多是进行城市建设与改造、甚至大拆大建,与中央政府的要求相去甚远。 

地方政府大多通过融资平台对外举债,根据审计署的公开数据,从2008年上半年至2009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激增5000多家,贷款余额膨胀5.68万亿。要知道,2008年前的地方债规模才5.48万亿元,到了2010年底,就猛增到10.72万亿元,几乎翻了一番。2010年底到2013年6月,地方政府债务又从10.72万亿飙升到了17.89万亿,地方债增长近70%。

由于地方债务门类繁多,数据更不透明,地方债务实际上已经处于无序失控状态,地方财政也蕴酿着极大风险,但风险到底有多大,仍然莫衷一是。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机构和标准来统计各种债务,各地融资平台越来越多样化、隐蔽化,很多资金的来源和数量根本无从知晓,负债规模也难以统计。

正因为这部分藏在黑箱里的隐性债务是个未知数,更加剧了财经界对地方债务危机的担忧。更为严峻的现实是,目前披露的债务数据只是冰山一角,规模庞大的地方债务已经到了无人敢提及的地步!

如果单从法律上讲,地方政府是不允许向银行直接举债借贷的,但市政建设和基础设施需要大笔资金,政府只好通过设立融资平台的方式,以政府财政为担保向银行借钱,这个模式在2009年中央政府采取4万亿元刺激措施之后,几乎被所有地方政府如法炮制。

地方债务屡创新高,实际上跟各级官员的利益也有很大关系,钱多了可以随心所欲大搞建设大搞形象工程从而创造政绩,也可以通过投资项目大肆敛财疯狂贪污,至于沉重的债务包袱只能扔给下一任或下一代,地方官员更不会考虑未来如何偿还债务,很多地方在举债时根本就不打算偿还债务。

熟稔地方公共投资的人们都很清楚,大凡政府操刀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各类形象工程,其腐败寻租成本一般都在20%以上。自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政府主导的4万亿投资项目和各级地方政府以及银行配套的20多万亿投资,至少有10万亿通过不同渠道,流入了大大小小的贪官以及各类掮客代理人私囊之中。

政府投资除了公开的腐败,至少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无效投资”,国家发改委徐策和王元早前的研究报告显示,从2009年到2013年,这种“无效投资”占到中国经济总投资的一半,并且至少已造成6.8万亿美元的投资浪费。

空头大师查诺斯曾警告中国,用投资支撑的经济最终将崩溃,而不是经济学家吹嘘的持续繁荣,查诺斯并不理会中国GDP数字。“经济活动不等于创造财富。你如果盖一座桥,然后这座桥每隔5年就要塌一次或拆一次,于是你每过五年就要盖同一座桥,这能转化成为很多很多GDP增长,但显然不会增加国民福祉。”

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生前曾警示:疯狂举债最终会由中央财政来填补窟窿,财政必然要减少民生、公共事务等等方面的支出,等于是老百姓来替政府还帐,如果银行将地方债务转变成坏账,仍然也是老百姓的损失,只能通过多印钞票制造通货膨胀来稀释债务,老百姓是最终的受害者。

为了满足投资需求和抑制债务危机爆发,中国选择了最简单又是最粗暴的方式—-使用政府掌控的铸币权大肆印钞。2008年底,中国的货币供应总量是47.5万亿,现在超过150万亿,足足增加了上百万亿,远远超过中国从1949年以来过去60年的货币供应总量。这种以货币超发带来的经济超级繁荣,最终必然是以经济的大增长和大危机来收场。

  评论这张
 
阅读(5495)|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