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慎坤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日志

 
 
关于我

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微信公众号:cskun1989,qq:1627171948@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最年轻省长如何直面矿工?   

2016-03-14 08:1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年轻省长如何直面矿工?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最年轻省长如何直面矿工?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3月6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黑龙江团组开放。针对黑龙江最大的国企龙煤集团改革,中国目前最年轻的省长陆昊透露,“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

陆昊表示,龙煤是中央下放企业,人员确实是富余的,但主要出在地上。一般情况下,井下8万人,地上最高配置应该也就4-5万人,但是龙煤配置了10万人。对龙煤而言,目前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人员的组织化分流。

陆昊在北京的讲话传回黑龙江,随即引发矿工的强烈不满!到上周五,有网民在微博上发帖称,其家乡双鸭山最底层的煤矿工人走上街头讨薪,并指事件受到打压,希望网民代为转发相关信息。网民上传的微博照片显示,大批矿工走上街头,有矿工的举着“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的横幅,也有矿工亮出“陆昊睁眼说瞎话”的横幅。

来自网上的消息说,由于煤炭业持续低迷,很多矿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领到工资。也有网民透露,矿工仅获发半个月工资,根本不够生活,据称有上万愤怒的矿工参与了上周开始的讨薪行动,并希望网民之间能够转发相关信息。

处在风口浪尖的黑龙江省省长陆昊3月12日在北京主持召开紧急专题会,承认龙煤集团目前仍拖欠职工工资,并表示“我们要深刻吸取掌握、报告情况信息不准确的教训”,再次发生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的情况要严肃处理。

陆昊还表示,龙煤现在确实很困难,如果不分流,企业很有可能被拖垮。就如他此前所说,省本级财力只有300亿元,龙煤一年的工资就接近100亿元。如果真正出现资金链断裂、全部停产,先不说安全和稳定,省本级政府想帮它都没有办法。

3月13日,陆昊再次通过媒体澄清此前的说法,“井下职工确实有欠薪的,这个事情,我说错了,不管什么层级报告错了,不管任何原因,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改。改完了,就要解决问题。”

据《黑龙江日报》10日报道,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陈润儿9日主持召开龙煤集团清理收缴欠款协调会议。龙煤集团与黑龙江省委政法委、省法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监察厅、省国资委都出席了会议。陈润儿在会上说,龙煤集团和相关部门必须清收欠款,并“认识到依法清欠是企业职工的强烈呼声”。

从2000年至2010年,煤炭行业迎来了黄金十年的美好时光,全囯煤炭工业总产值从1513亿元飙升到22109亿元,增长了14倍!2011年,煤炭行业销售总收入高达3.62万亿元,总利润4342亿元,刷新历史最高纪录。然而,令人费解的是,黄金十年却没有给类似于龙煤集团这样的大型企业形成积累,丰厚的煤炭收入和利润不知流向何处?导致现在连工资都发不出来。

陆昊的仕途起步于北京,32岁担任中关村科技园管委会主任,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2003年,35岁的陆昊当选北京市副市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副部级高官。2008年5月,41岁的陆昊接替胡春华,出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创造中国正部级干部年龄的新低。2013年3月,46岁的陆昊履新黑龙江省代省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省长。

最年轻省长如何应对愤怒的矿工?对陆昊来说,既是挑战也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如果应对正确,既能安抚矿工又能让中央满意,陆昊很可能再挑重担,如果上下都不讨好,陆昊的仕途很可能受到重创。

中国工人阶级形成于上世纪初叶,是同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共同生长起来的一个阶级,也是中国近代历史进程中迅速崛起的一支新兴社会力量。他们曾经走过了辉煌的岁月,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之初,他们头顶着金灿灿的冠冕,成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和主力军。

然而,时至今日,工人作为一支社会力量迅速解体并且不复存在了。他们的解体过程,大致起始于二十多年前的国企改革,国企改革的结果就是大批工人“下岗”失业。那些下岗工人,位置变了,地位也没有了。过去中国工人的地位虽然不高,但他们可以维持体面的生活,还有医疗保险养老保障,比农民地位高得多,后来这些特殊的待遇基本没有了。

当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制造”风靡全球时,在成千上万家工厂辛勤流汗日夜加班加点的不再是那支先锋队,而是所谓的“农民工”,一度被尊称为打工仔打工妹。“工人”和“农民”不只是名称上的不同,权利和待遇也不同。“农民工”仍是农民,在城市没有长期落脚之地,既使有居所,也只能是“暂住”。“农民工”子女在城里上学,要交高额的学费,甚至不能同等参加高考和录取。因为种种束缚和歧视政策,农民工从精神意识上根本无法融入城市社群,从经济地位上打不进城市社会。大多数人只是城市的过客,异乡的“长工”或者“短工”。

在改革开放的盛世和稳定压倒一切的和谐社会中,再也看不到工人阶级的身影,听不到工人阶级的声音,作为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已经被高速发展的经济彻底抛弃了。工人阶级从“咱们工人有力量”变成了无力自救的弱势群体;从“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一抖”的风云人物变成了集体失语的社会弃儿。在城市里,工人阶级成了“房奴”和“弱势群体”的代名词,随着新兴资产阶级的一夜暴富和权贵资产阶级的快速崛起,工人阶级依然还是那个名符其实的无产阶级。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曾经很牛气地宣称,工人阶级是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所以在革命中就不怕失去什么,也不会失去什么,他们将失去的只是手铐和脚镣。马克思还说工人阶级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当今在中国革命几十年后,只有极少数跻身为资产阶级,而更多的工人依然还是无产阶级。

最年轻省长如何直面矿工?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4583)|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