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慎坤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日志

 
 
关于我

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微信公众号:cskun1989,qq:1627171948@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杂文家自杀绝不仅仅是个人抑郁   

2016-06-28 08: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文家自杀绝不仅仅是个人抑郁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求是》杂志副总编、著名杂文家朱铁志,于2016年6月26日凌晨不幸辞世。《人民日报》称:全国各地杂文学会及诸多杂文家,纷纷表示极大震惊和沉痛。

朱铁志先生的诸多头衔中,唯有杂文家还有含金量。朱铁志先生虽在体制内为官,却留下了近2000篇杂文,著有杂文集《固守家园》、《自己的嫁衣》、《思想的芦苇》、《被亵渎的善良》、《精神的归宿》、《浮世杂绘——小人物系列杂文》、《你以为你是谁》、《克隆魂》、《真话的空间》等。

在我看来,所谓杂文家,应该是针贬时弊的大家,抑或是鲁迅那样在茫茫黑夜里呐喊的先行者!用理性的良知为沉默的大多数代言,乃杂文家的宿命。在当今这个时代,弘扬主旋律炮制正能量的充其量只是一个吹鼓手。而朱铁志先生则是这个时代的矛盾组合体,吃着官家的饭,不得不唱着官家的歌,但违心的吟唱,常常会导致人格分裂,会折磨一个有思想有良知的人。

朱铁志先生此前十天,即6月16日,参加了一个“互联网时代的杂文创作暨老土《牛头马嘴集》研讨会”,研讨会由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北京市杂文学会和《检察日报》社主办,朱铁志先生在研讨会上,针对杂文如何体现党性等问题作了发言。认为“要把党性与人民性有机统一”,“写杂文好比建筑工人高空作业,要注意安全,不能从脚手架上掉下”。

这是朱铁志先生在公开报道中的最后一次露面。研讨会上,朱铁志先生说完这番话,自称重感冒,没有和与会者交流,也没有吃饭就匆匆离去。6月25日,朱铁志先生没有上班,晚上9时许却从家里来到单位,26日凌晨1时左右在《求是》这个中国最有政治份量的党刊地下车库自缢身亡。

朱铁志先生究竟为什么自杀?与频频自杀的官员不同,朱铁志先生不会因为畏罪自杀或贪腐被查而自杀。朱铁志先生的生前友好一致认为,朱铁志先生自杀的原因可能是抑郁症或者理念与现实的差距。杂文家朱铁志先生自杀绝不仅仅是个人的抑郁,也不仅仅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而是不能自由言说的痛苦挣扎!

朱铁志先生曾在接受媒体公开采访,言不由衷的表示:“在我心中,这份职业是一份崇高而神圣的事业。用我有限的智慧和能力为党的理论宣传事业略尽绵薄之力,通过自己笨拙的笔触努力阐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努力回答干部群众普遍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为人民的利益鼓与呼,感到自己的人生价值与党的理论宣传事业,与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找到了结合点,为此感到踏实和自豪。”

一个真感到踏实和自豪的杂文家,是不会选择自杀的。朱铁志先生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杂文家的立场,“作为知识分子,最可怕的是缺乏独立人格、独到见解、独特表达”。在给友人的信件中,朱铁志先生对有意无意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意识形态争辩感到忧虑,认为这种做法如果不是出于对既定话语的迷恋、对自己一生得益于此道的迷恋,起码是对大势研判的糊涂。

在朱铁志先生看来,意识形态的争辩固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但相比之下,改革发展问题更加重要,特别是教育、医疗、就业、住房、养老、保险等一系列群众普遍关心的民生问题更重要,严重影响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互信的腐败等问题更重要。

“当下中国的主要矛盾并未改变,这就决定了坚持改革开放的大方向不能变,坚持‘不争论’、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的策略不能变。”“说一千道一万,现实问题不解决,意识形态的苍白争辩只能越争越混乱,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互信只能越来越低”,“民众的现实利益问题不解决,所有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都将变得苍白”。

对于网络舆论生态,朱铁志先生认为,互联网不仅事实上突破了主流意识形态对话语的简单垄断,形成了民意表达的特殊渠道,而且深刻影响了当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总体平衡,悄然改变着国人的思维方式、工作方式、表达方式。“其积极意义,眼下只是初露端倪;其长远影响,有待时日观察、感受、理解。在此其间,众声喧哗、鱼龙混杂,亦属大变革时代的正常状况。”

朱铁志先生一再强调,社会进步的总体方向不能背道而驰,不能任由狭隘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假借正统意识形态的名义随意泛滥,也不能有意无意之间怂恿、纵容非理性的政治表达代替理性思考、宽容精神,更不能误判形势、企图重温旧梦、让文革余孽沉渣泛起。

作为改革开放后入读第一届北大哲学系的高材生,朱铁志先生一毕业就进入理论界,这为他开阔的思想境界打开了门户。先生是幸运儿,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几乎就是先生的思想成长史,几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都是先生的亲身经历。任何时代,器物的改变、制度的改变都容易,但是,唯有最重要的思想与文化的改变最难最难。

中国要从一个帝制王国向宪政国家迈进,最难也是人们的思想习惯与文化传统的改变。而朱铁志恰恰就是从事这一最难改变工作之专业人士。人的习惯思想的力量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作为一个清醒的杂文家,朱铁志先生对现实有着非常冷静的认识:

“不能发现真理,起码可以热爱真理;做不到全说真话,起码可以少说假话,不说废话,鄙弃空话、大话、套话,尽量捍卫说真话的自由和权利。”

朱铁志先生对中国国情有着深刻的认识和了解,“对于杂文家来说,匹夫之勇易得,深刻老辣难求。抡圆斧头砍去虽也需要排山倒海的气势,但那毕竟是连李逵也能做到的雕虫小技。而在复杂的战局面前审时度势,迂回进攻,闪转腾挪,举重若轻,一招制敌,大获全胜,甚至不战而屈人之兵,那才是战略上的高境界。”

朱铁志先生的杂文中,关于死亡的《如果我死》具有特别的冲击力!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朱铁志先生的坦荡、豁达、超然、无私和深刻、率性,也更清楚了,形成先生的杂文思想丰富多彩的原因,不但因为朱铁志先生拥有才情、学问、胆识和体制内地位的高度,更因为朱铁志先生拥有了完全洞悉生命意义的制高点,朱铁志先生总以悲天悯人的眼光注视这个世界,以一个殉道者的态度来努力改变这个世界。

一个体制内的杂文家在体制内最终选择自杀,令人痛心也令人沮丧!几年前,同为杂文家的《人民日报》副刊主编徐怀谦也以这种方式离世,徐怀谦生前在《以死作证》中写道:“死是一个沉重的字眼,然而在中国,在很多情况下,不死不足以引起社会重视,不死不足以促进事情的妥善解决。”

一个体制内的杂文家决然以死作证,绝不仅仅是杂文家个人的抑郁,或许是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抑郁……

敬请关注蔡慎坤公众号:cskun1989,sk001989
杂文家自杀绝不仅仅是个人抑郁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杂文家自杀绝不仅仅是个人抑郁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87)|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