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慎坤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日志

 
 
关于我

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微信公众号:cskun1989,qq:1627171948@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2016-06-03 07:4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这是柬埔寨红色高棉统治者、刽子手、暴君、恶魔波尔布特为大屠杀辩护的托词,几乎所有刽子手都会为屠杀平民找到种种理由。而波尔布特政权所屠杀的对象,不过是手无寸铁的平民,是知识分子、是读书识字的人、是戴眼镜的人、是会讲中文讲英文讲越南语的人、是小商小贩手工业者、是皮肤白晰的人、是喜欢思考的人……在柬埔寨金边大屠杀纪念馆,这段血腥的历史,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难免心惊胆颤不堪回首!

如今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官方并不喜欢柬埔寨人谈及红色高棉的大屠杀,毕竟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而且与柬埔寨前国王西哈努克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深究细想,还会影响到柬中友好关系。执掌柬埔寨大权的首相洪森尽管是消灭红色高棉的功臣,如今也希望柬埔寨人渐渐忘记这段血腥不堪的历史。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柬埔寨的历史和柬埔寨人的信仰并不应该发生这种血腥暴力。柬埔寨是个佛教之邦,全国90%以上的柬埔寨人信奉佛教或印度教,柬埔寨又是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国王西哈努克在柬埔寨威望很高。比起邻居老挝和越南,柬埔寨原本要富足许多。但“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横空出世,一夜之间就把柬埔寨变成了人间炼狱。  

波尔布特年轻时多次到中国南部的游击战训练营地深造,其中文说听能力与阅读能力不亚于中国人,波尔布特勤奋学习了伟大领袖的全部军事著作,从武装割据到农村包围城市,并且认定毛思想是柬埔寨革命的必由之路。

波尔布特从未否认自己是“毛主席的学生”。1976年毛泽东去世,波尔布特代表柬共发来唁电。唁电中,波尔布特称毛为“兄弟般的战友中国人民的敬爱的伟大领袖,国际无产阶级和世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杰出导师,柬埔寨人民亲密和热情的战友”,并真诚地表示“对于我们柬埔寨革命来说,毛主席提供给我们最珍贵的援助就是‘毛泽东思想’。”在唁电中,他甚至还提及《论持久战》、《矛盾论》、《实践论》、《新民主主义论》、《论人民民主专政》等“不朽的文献”,并多次引用“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人民战争”、“民族统一战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等典型的毛式语录。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1977年9月波尔布特访华,《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刊发相关报道,不吝赞美之辞:“全国解放后,柬埔寨人民在柬埔寨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为保卫和建设国家而继续斗争。柬埔寨人民保持高度的革命警惕,粉碎了国内外敌人的阴谋活动,巩固了无产阶级政权。在重建和发展国民经济方面,柬埔寨人民发扬战争时期的革命英雄主义传统,艰苦奋斗,不断总结经验,取得了新的成就。由于热火朝天地开展了大办农业的群众运动,在短短的时间里基本解决了粮食问题。今日的柬埔寨到处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华国锋在欢迎宴上称波尔布特为“坚强的革命战友”。

在越南战争期间,红色高棉对保护那时著名的生命线——胡志明小道,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1975年,在波尔布特的指挥下,红色高棉一举击败由美国支持的、由政变上台的朗诺政权,1975年4月17日这一天,柬埔寨“全国解放”,红色高棉在世界上再创了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成功例子。 

西方媒体习惯称红色高棉掌权的1975-1979年为“波尔布特时代”,波尔布特在1977年的一次讲话中声称,革命之前,柬埔寨存在着五大阶级:农民、工人、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新的柬埔寨只能有一个阶级“农民、工人以及其他劳动者”。

波尔布特的首个伟大壮举,就是一夜之间将首都金边的二百多万居民“打扫干净”——把他们统统赶到偏远农村去,于是,有“东方巴黎”之称的金边成了无居民的“鬼城”,高棉民族的命途从此进入了一条最黑暗的时光隧道。波尔布特满怀自豪地说:“从金边撤出所有人口这样的壮举,是任何国家的革命都不可能做到的”。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的军人荷枪实弹,强迫金边居民迁往乡下改造,实践伟大的乌托邦计划。同年9月,全国所有城镇人口被全部驱赶出城,金边人没有料到,此次离开竟是一条不归之路。体弱的人还没到达目的地,就病死在去乡村的徒步跋涉中。有幸到达目的地的,一落脚便开始了刀耕火种的日子。眨眼间,柬埔寨禁止私有制,不准商品买卖,不准货币流通,连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也不允许。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红色高棉视知识为罪恶,不设正规学校,禁用书籍和印刷品。只准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缔传统歌舞戏剧,严禁西方文化传播。“新人”在“旧人”的监督和管制下,食不果腹地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他们被迫学习农活,种地修渠,为了完成规定的劳动限额,白天必须在田里干十几个小时活,晚上还要开会学习。在此期间,至少有一百多万人因为劳累、饥饿、营养不良和疾病而死去。

红色高棉的大屠杀超出了人类正常思维的底线,波尔布特搞的“清理阶级队伍”和四次大肃反,连组织成员也不放过,许多高官全家都被杀光。从1975年暮春至1978年底,波尔布特执政仅三年八个月,就使柬埔寨人民“非正常死亡”了三分之一,其恐怖行径超过了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暴君!  

波尔布特政权开始专杀懂外语和戴眼镜者,后来竟连普通知识分子都难逃毒手,行刑时,有时用锄头活活将人砸死,用刺刀捅死婴儿,用棕油树尖刺破喉管,在水利工地将人就地活埋……在波尔布特制造的空前浩劫中,柬埔寨华人首当其冲。华人多数从事中小工商业,文化程度相对较高,照波尔布特看来是注定要消灭的“资产阶级”,近20万华人在这场浩劫中死去,只有很少人逃往国外存活下来。浩劫之后,柬埔寨难以找到一个完整的家庭。

1978年12月25日,越南十万“志愿军”兵分七路入侵柬埔寨。仅仅两周时间,红色高棉就兵败如山倒,政权不保。1979年1月7日,越军占领了柬首都金边。翌日越南拼凑成立韩桑林傀儡政权,即“柬埔寨人民共和国”。红色高棉执政时代结束。此后,他们溃退到柬埔寨西北和西南山区,建立革命根据地,进行有组织的武装抵抗斗争。

1981年12月柬共宣布自动解散,1985年波尔布特宣布退休。这些举措改善了红色高棉的外部形象。实际上柬共仍然存在,而且这些“退休者”仍决定着红色高棉的一切。尽管西哈努克憎恶红色高棉,为了共同的抗越大计,还是再度与之携手合作。

从1992年2月起,联合国陆续派出2.2万工作人员,花费近28亿美元来帮助柬埔寨实施和平协定。而作为协定签字方之一的红色高棉却拒绝与联合国合作,抵制大选。红色高棉失去国内盟友和国际支持,陷入全面孤立。

1994年7月7日,柬议会宣布红色高棉为非法组织。在政府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红色高棉内部思想混乱,官兵厌战思乡,开始逃离。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1996年8月,红色高棉二号人物英萨利率领两个师与波尔布特派分道扬镳。拉那烈和洪森马上与他达成和解协议,允许他在其控制区享有自治权利。西哈努克国王还下令赦免英萨利。英萨利的分裂使红色高棉丧失了四千人的精锐之师,又失去了重要的木材和宝石等经济来源。而政府既往不咎的和解政策,则摧垮了红色高棉官兵的心理防线。

到1997年5月,红色高棉已丧失了近80%的作战部队。1997年6月民柬国民军总司令宋成密谋投诚,波尔布特得知后派人枪杀宋成夫妇及其八个子女。红色高棉的官兵忍无可忍,第一次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一号大哥”。波尔布特仓皇逃命,但终为部下抓获,被公审判处终身监禁。

波尔布特1998年4月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临终前仍不思悔过地宣称“我没有屠杀,我只是在战斗。”剩下的红色高棉领导人陆续走出丛林,形成又一轮投诚浪潮。最后,肯农等八位将军率数千余部投诚,民柬前主席乔森潘和前人大委员长农谢回归。1998年成了红色高棉的投诚年和终结年。

红色高棉的兴盛和衰亡,构成了柬埔寨当代历史的重要篇章。那段时间发生在柬埔寨的大屠杀超出了人类正常思维的底线,令所有研究人类野蛮行为、人类大屠杀事件的专家至今都迷惑不解。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我不是在屠杀我是在战斗!”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264)|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