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慎坤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日志

 
 
关于我

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微信公众号:cskun1989,qq:1627171948@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杨改兰自我毁灭究竟谁之罪?   

2016-09-13 08:2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改兰自我毁灭究竟谁之罪?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发生在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的一场灭门惨剧,让杨改兰成为上下舆论热议的焦点,中青报评论员曹林的观察解读便是:有的感慨他们的弱势,用文艺抒情逻辑臆想出一个强大而无形的施害者,称她们被时代所甩下。有的反思贫穷,有的批判时代与惨剧的格格不入,有的急于撇清政府的责任――比如当地官方一纸通报,千言万语,总结一下就几个字:我们没责任。有的则批判舆论的滥情,为政府和国家辩护。自媒体太多事实不够用,各种观点粉墨登场,舆论的撕裂和阶层的对立,在对此一惨案的反思中再一次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财经专栏格隆推出了一篇极具代表性也很有正义感的文章《盛世中的蝼蚁》,文章一经刊发,就被自媒体广泛转发,其中的许多精彩言论触动了这个时代的痛点,比如文章说:[景古镇阿姑山村位于景古镇东北面,距镇政府6公里,全村共有10个社、191户、841人。2013年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73户、281人,占总户的 38%。低保户56户、152人,占总人口的18%——超过一半的人口在贫困线下。]

[19岁结婚的杨改兰就生活在这个村里。她几乎撑起了一个家,带着4个子女和父亲一起生活,还要照顾奶奶。杨改兰家的生活环境,用尽词典中对于贫穷的形容都毫不为过:那是村里人都说最穷最破的房子,那是大风几乎都会吹翻的土坯房,那是连大门都关不严、家里任何值钱物件都没有的危房。杨改兰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劳作,平日一个人带着4个孩子在10平方米左右的、连电都不舍得多用的危房里生活。]

[因为超生,四个孩子统统没能上户口(当地官方给的说法是:均未及时申报户口)。作为全世界仅有的四个有户口的国家,没有户口,就意味着国家对孩子的抚养与成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也是杨家在2010年被纳入农村三类低保,直至2013年底取消低保,四个孩子一直没有纳入低保范围的原因——杨改兰的孩子们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是“黑户”,真实存在,却又如隐形人一样,视若无物。]

[这就是杨改兰们——中西部绝大多数农民——的真实生态:他们都是“盛世”下的蝼蚁,无关紧要,无人在意,也无人关注。他们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挣扎,但始终看不到一个出头之日。对他们而言,勤劳致富只是一个美丽且虚幻的泡沫。杨改兰即使不自杀,穷尽一生所得,也可能无法在哪怕省城兰州买一个厕所。“精英”占有和集中了社会所有的资源,留给杨改兰们的,只剩下贫瘠和这辈子也可能爬不出的穷困泥沼。社会车轮滚滚向前,但他们被毫不怜悯地刻意甩下、遗弃甚至无情碾压。]

格隆的文章显然很不受待见,删文屏蔽是当朝最好的武器,只是因为这篇文章转发得实在太快太多,删文者或许累得吐血也删不干净!正如网友所调侃的一样:满屏的盛世蝼蚁!一群人拼命删除,一群人拼命转发!多么让人痛心的领悟!你们是这样对待生命的吗?多么让人揪心的盛世!还有多少蝼蚁没有报道?这只是冰山一角的蝼蚁?我的心,我的良心,我的中国心!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你的国,你的民?

《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了《博客天下》主编熊太行的文章《盛世中的蝼蚁?不过是一个被家庭榨干的女儿》,周刊题头语很直白:当公知文告诉你“贫穷逼死了他们,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罪”的时候,这种贩卖情感、逻辑错杂的文章八成是在忽悠你---唏嘘两下你就没罪了,你心里就过得去了。

能太行在文章中说:这种文章不在乎事实,就是贩卖情感,给他们的理财产品项目加点粉丝。文章最后把杨改兰全家灭门归之于“原生家庭带来的绝望和损耗可能吞噬一切能量”。

《北京青年报》9月10日发表《甘肃康乐通报“母亲杀四子女”调查结果 杨家收入高于低保标准》的报道,从整篇报道可以看出,当地政府不想承担灭门惨剧的任何责任。9月9日,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发通报称,2013年12月份杨家的低保没有通过,是群众评议的结果。

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公室称,在2014年之前,杨改兰一家是被纳入农村三类低保。但2013年12月份,在农村低保动态管理中,杨家没有通过群众评议。入户调查显示,杨家的家庭总收入为36585.76元,人均纯收入为5226.5元,高于当年农村低保标准,因此没有被评定为贫困户。

而杨改兰家中的房子之所以没有改造,系杨改兰父亲一直因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少、自己拿不出钱为由,以及杨改兰奶奶的极力反对,导致危房至今未进行改造。同时,康乐县政府表示也不存在孩子没有上学、没有新衣裳的情况。

调查显示,杨改兰4个子女中,最大的是杨某帆,生前在阿姑山村小学学前班上学。其余3个孩子也均未达到入学年龄。据了解,杨改兰奶奶不让孩子们平时在家中穿杨改兰夫妇购买的新衣服。而4个孩子死亡入葬时,新衣服全部作为陪葬品被下葬。
杨改兰自我毁灭究竟谁之罪?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所有惨剧悲剧跟政府都没有关系。雷洋是嫖娼死的,杨改兰一家灭门是自我毁灭,讨薪跳楼是违法行为,银川的马永平焚烧公交是人格分裂,上访维权都是刁民都是精神病……这些都跟政府没有丝毫关系!造成这些社会不公究竟是谁的责任?没有人能够坦然回答。

杨改兰一家6口人究竟算自杀还是自相残杀?究竟是因为贫穷还是因为富足遭难?究竟是政府突然取消了这家人的低保还是这家人不配享受政府救济?杨改兰一家8口人挤住在58年前的危房里,是真嫌政府补助资金少还是自己拿不出钱来整修?杨改兰一家6口人的灭门惨剧,跟当地政府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是杨改兰无端行凶作恶,亲手拿斧头砍死了自己的4个子女,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年轻母亲如此疯狂如此残暴?是家庭原因还是社会原因还是个人健康的原因?康乐县公安局、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应该拿出有说服力有可信度的事实和证据,不要轻易草率的对这起恶性事件做出有利于自己的结论。

如果说杨改兰和4个子女的死,当地政府没有责任,但杨改兰丈夫李某英的自杀,当地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灭门惨剧发生在之后,当地政府做了什么?是否对丧失所有至亲的李某英提供了应有的帮助和心理干预?如果这样的灭门惨剧发生在任何一个尚有良知的社会,各类公益组织都会在第一时间出动,对这个不幸家庭的幸存者提供陪护安抚等关怀服务,帮助幸存者恢复信心使其从绝望崩溃中渐渐走出来,如果有关方面做了这些关怀工作,相信李某英不会在几天后又选择自杀!
杨改兰自我毁灭究竟谁之罪?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网友浪淘沙也是有感而发:当听到甘肃杨改兰这位年轻的母亲因贫穷而无望摆脱,因而亲手杀死自己的亲生子女,最后自杀导致一家六口灭门的时候;当得知一个女孩因偷吃了超市的巧克力而被羞辱因而跳楼自戕撒手人间的时候;当一位少女因偷了两个面包而被店主挂上“我是小偷”胸牌当众羞辱的时候……我感到那些豪华别墅高层洋楼都是空的,任其何等漂亮都毫无意义;我感到那三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简直就是耻辱;我感到撒美元的慷慨简直就是虚伪;我感到所有的盛宴峰会简直就是莫大的罪过……

在一个号称“社会主义”的盛世,让冉阿让,芳汀,珂赛特,从小说中走入现实,上演了一部《悲惨世界》的活话剧。不知道维克多.雨果如果天灵有知,会做何感想。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演绎200年前的法国故事,现实版的悲惨世界,能够熟视无睹,无动于衷,面不改色心不跳,却满大街跑着问“你幸福吗”?呵呵,这岂止是雨果所能想象得出来的?可叹雨果没有出生在当代中国,使得他的小说中的芳汀,珂赛特与杨改兰和他的孩子们相比,颜色顿失,相形见绌。 

如今己经居住在美国的知性网红罗玉凤发表了一篇《比贫穷更可怕的是绝望》的文章,从另一种角度解读了杨改兰之死,她结合自身的经历表明了另一种人生态度,她能够从比贫穷更深层次来剖析杨改兰的毁灭行为,比起媒体和学者来说,凤姐的分析更透彻更精彩更打动人心。 
杨改兰自我毁灭究竟谁之罪?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杨改兰自我毁灭究竟谁之罪? - 蔡慎坤 - 蔡慎坤博客
 
凤姐说:[在农村,类似杨改兰这种贫穷太常见了。类似杨改兰这种绝望也不是个例,只不过很多人选择平静的接受这种绝望。 比如我以前做老师的地方,那个地方真的是很穷,真正意义上的穷乡僻壤。老百姓主食就是土豆,学生中午饭就黑乎乎的咸菜吃,去参加寿宴,发现有一个菜居然是五毛钱一包的辣条。]

[当一个人的努力对于改善自己生活完全没有作用,当这个人已经可以看到悲惨的未来的时候,当一个人被绝望逼得快窒息的时候,这个人用一切手段想让自己生活的体面一点,有错吗? 那种侵入骨髓的绝望,大部分人也许就会选择任命,任由命运摆弄;少数人会选择用各种方式摆脱这种绝望,杨改兰选择用死亡的方式,有些人选择用犯罪的方式,而我,我选择了一条不伤害别人,伤害自己的方式摆脱这种绝望。我错了吗?我没有错。] 

[杨改兰和我,就像硬币的两面,我们都感受到了能把人逼疯的绝望,我们都用尽了办法想摆脱这种绝望。杨改兰是不幸的,她在甘肃的小村里,找不到其他方法来摆脱贫穷带来的绝望,所以她选择了死。 我比她幸运在于我比她多读了几本书,我生活在一个比甘肃开放一点的地方,我敢于采取非常规手段来摆脱这种命运,虽然让我倍受国人侮辱,但现在回头看,还是值得的,至少我终于摆脱了那该死的绝望。] 

[如果看我文字的网友里有人正处在杨改兰和曾经的我所经历过的那种绝望中的话,我希望你千万不要选择用死亡的方式来摆脱这种绝望,你可以用除开死亡以外的任何方式,哪怕你选择出卖自己的肉体都可以。 永远不要选择用自我终结的方法去摆脱绝望,只要别伤害他人,你用任何方式摆脱这种绝望都是正确的。 只要活着,总会发生点什么改变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give me five!]

  评论这张
 
阅读(10431)|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